v

作品目錄
全部作品
全部作品
全部作品(6)
創作年代
創作年代
2002年8月再版(1)
2001年出版(1)
1917-18(1)
材質分類
材質分類
其他(6)

藝術家
莫迪里亞尼


敦煌畫廊

台北市大安區青田街8巷12號(蒙藏文化中心對面)
Tel:(02)-2396-3100.
開放時間
13:00~18:00(週一公休)




台北市青田街8巷12號
(蒙藏文化中心對面)
諮詢請洽
洪經理e-mail:
arts100@ms68.hinet.net








Google Map
藝術家簡介

莫迪里亞尼


提到莫迪里亞尼,總會讓人先想到他狂熱、潦倒、多病痛而短暫的一生,然後腦中隨即浮現的,就是他人物肖像作品裡特有的造型──長臉、長脖子以及長長的身軀。這幾乎成了莫迪里亞尼的標誌,就像畢卡索眼鼻倒置,看不出喜悲的女人臉蛋,以及馬蒂斯飽滿流暢,而雷諾瓦豐腴紅潤的女性軀體。在短短不到二十年的創作生涯之中,人物,幾乎就是莫迪里亞尼作品的全部,他對人的興趣,遠遠超過對任何其他的主題,就連畫家作品中最常見的風景畫,在他的作品全集中也幾不可尋。這當然與他三十六歲便早逝有關,但同時也代表他在這短暫的人生中與人的密切關係,以及他對軀體之中神祕而多變的線條的熱切探索。
1909年夏天,莫迪里亞尼從義大利的家鄉返回巴黎後,並沒有回到之前居住的蒙馬特,而搬進了蒙帕那斯區。那時的蒙帕那斯已取代蒙馬特成為巴黎藝術家聚集的新中心,新的環境、新的面孔,似乎讓莫迪里亞尼感受到新的氣氛,從那時候開始,一直處於摸索以及惶恐之中的他,在創作上也第一次有了特定的方向。
從這個時候一直到1914年為止,不曾以雕塑為表現手法的莫迪里亞尼,或者說,至少在這之前,並沒有留下任何雕塑作品的他,總共完成了二十五件雕刻以及無數的素描。這些草稿,甚至油畫之中,有許多標題名為「卡律埃女像柱」的作品。
卡律埃(Caryatids)的名稱源自拉科尼葉的卡律埃城,最初指的可能是卡律埃城年輕女舞者,後來則轉為紀念卡律埃城在戰爭中,淪為奴隸的婦女。雅典Akropolis-Erechtheion是最著名,也最古老的女像柱之一。莫迪里亞尼的女像柱和傳統女像柱的造型顯然毫無相似之處。唯一共同的點就是,兩者都必須在限定的體積、空間內,解決造型的問題──傳統的女像柱是在一定體積大小的柱身,莫迪里亞尼則是在平均55×44公分的畫紙上:右膝跪地,左腳彎曲,雙手舉起支撐約略勾出的橫樑(或柱上楣樑),頭部因空間的壓迫而略微左傾,同樣抵住上方,背部因彎曲而拉出優美的弧形,和手臂、胸部、小腹以及大腿的弧度,共同平衡畫面的線條。
人體在這裡縮減為多塊的橢圓狀,沒有肉體的質感,也沒有承受重物的緊繃。這種不表現肉體承受重力時的自然造型,在另一站立的女像柱裡更為明顯。女像柱夾在兩塊白色矩形之間,雙手對稱高舉,右腳微屈,絲毫沒有受力的模樣倒是和希臘女像柱相同。在這裡,胸部和五官以更接近幾何的形狀點出,不但長鼻、瘦長的身軀的造形依稀可見,也直讓我們聯想到古老文明以及非洲原始聚落的雕刻作品:簡化的形體、突出表現特定的部位以及線條所承載的力量。
此時的莫迪里亞尼顯然和其他二十世紀初的巴黎藝術家們一樣,同樣被這樣簡單線條的力量所吸引。事實上,不論是高更、畢卡索、馬蒂斯,或者立體派的眾多師匠,都曾在這非歐洲的文化造型語彙中,尋找自己專屬的語言。莫迪里亞尼和他們一樣,在反覆的摸索中,轉換這些外來的元素,成為自己的語彙。然而,對莫迪里亞尼而言,「形式」的探索與完成終究是條漫長而行進緩慢的道路,從選擇女像柱作為密集練習的主題,一直到完成第一個女像柱的雕刻作品,前後花了他將近四年的時間。其中的困難可能不僅在於生活的貧窮潦倒,讓他不易取得合適的雕刻材料,也在於他的雕刻技術與理想形式之間仍有極大差距之故。
就在他搬進蒙帕那斯的這一年,莫迪里亞尼經友人介紹,認識了當時已極富盛名的布朗庫西。布朗庫斯對莫迪里亞尼的影響極大,如果說,原始藝術給了他形式上的啟發,那麼結識布朗庫西,則給了他實踐形式的希望。
莫迪里亞尼所受到的影響,可以用布朗庫西1909年名為《沈睡的謬斯》的作品略窺端倪:堅硬的大理石塊被修磨成線條柔軟的鵝卵狀,鼻額和臉的其他部位僅以兩個高度不同的表面來區隔,然後兩者又在頭部的兩側合而為一。細長的鼻子、僅以刀痕表示的眼部和嘴巴,就在這裡面我們看見未來莫迪里安尼的影子。
莫迪里安尼首先以造型較為單純的頭部著手,把較複雜的女像柱暫時放在一邊。他將眼睛與嘴巴的距離拉得更長,來強調布朗庫西的作品中所沒有的長方形元素。而較粗獷、不加隱藏的刀痕,以及保留材質原有的紋理,也和布朗庫西的細緻優雅有所區隔。更重要的一點,我們從這裡也看到,莫迪里安尼如何運用他唯一能從工地──或偷或要──取得的石材,解決他的造形問題,就像他在既有的畫紙上練習的那般。
莫迪里安尼的雕刻夢隨著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而被迫結束。在經濟和身體狀況都不允許的情況下,他又專心回到畫布前。1914年的女像柱成了他唯一完成的女像柱雕刻作品。然而,就是在第一座人頭像雕刻(1911)完成後,他的繪畫作品中開始出現長臉、長脖子以及修長的人體。這是他從雕塑造型中尋得的元素,後來終於也成為了他的標誌。


     Copyright 敦煌畫廊 All Rights Reserved.  Powered by 訊丞資訊.